>

江西千亩土地被征7年仍是空地

- 编辑:乐白家手机娱乐场 -

江西千亩土地被征7年仍是空地

被闲置的土地曾经是农田。 “弘洲物流港”冷冷清清。 7年前,政府就已经下发抄告单,可盼了7年,进贤县民和镇涂家村村民的安置用地和发展用地依旧没有着落。同时被耽搁的,还有涂家村被征的约2000亩土地,这块地大部分一空就是7年,至今还在闲置中。 村民们没有了农田,一些人靠捡垃圾或外出打工维持生计;还有的村民没有了房子,一家人住在板房内。 被征7年的田地仍闲置 “以前我们的田就在这里,被征时跟我们说要引进企业发展。”12月9日上午,在进贤县民和镇规划六路与中山大道路旁,望着一大片裸露的空地,民和镇涂家村熊村村民熊同国心痛地说,“为了发展,我们同意搬迁。可没想到,这里还是空地。” 熊同国介绍,进贤县征收了民和镇涂家村的熊家、支家、杨家、姜家、吴家五个自然村170户村民的约2000亩土地。但7年过去,除了“弘洲物流港”和进贤一中新校区,其他千余亩土地仍然闲置。 不过,熊同国所说“弘洲物流港”的发展情况并不乐观。 全称为“江西弘洲绿色农产品物流港”的市场,位于320国道与规划六路交叉口。记者看到,该市场门口写有“省重点项目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”字样的招牌十分显眼。 据了解,“弘洲物流港”总投资25.3亿元。项目一期规划面积279亩,规划了副食品交易区、粮油交易区、酒饮交易区等。项目建成后,预计可容纳4000多家经销商入驻。然而,这个市场由于招商困难,只有少许经营与农产品无关业务的商户,其中做绿色农产品的商户寥寥无几。 安置地至今没有落实 涂家村村民告诉记者,进贤县在征地时还承诺,会给村民补偿安置用地,并表示将安置用地规划于进贤一中对面,按人均临路0.8米店面、人均0.06亩发展用地安置、每人40平方米宅基地按政府规划6F 1自行建安置房。 2008年12月,进贤县政府给村民下发了抄告单。在村民提供的盖有“进贤县人民政府”公章的抄告单复印件上,记者看到抄告单写明,“因县西南片区建设,民和镇涂家村委会姜家、吴家、熊家、支杨等自然村已成为无地村,为此,县政府同意将他们安置用地规划于规划六路以东;发展用地规划于规划六路以东、中山南大道以西、西南大道与西南三路之间(按人均临路0.8米店面、人均0.06亩发展用地安置)”。村民们表示,原以为应该很快就可以拿到补偿并建安置房,没想到政府到现在都未兑现承诺。 7年来,涂家村不少村民生活陷入困境。由于没有得到安置土地建房,村民熊保仂一家目前住在临时搭建的板房里。他告诉记者,2009年,房子拆迁后,县政府发了一份抄告单,承诺划出一块土地给他建新房。可几年过去了,安置用地一直没有分下来。“之前我与家人租房住,后来我父亲得了肺癌,没有人愿将房子租给我,找了当地有关部门多次,才同意给我临时搭建板房。” 70岁的村民颜有仂家六七亩土地被征后,没有了生活来源。几年前,儿子又因病去世,留下两个女儿,一家人的生活非常窘迫。“如今,就靠老头子捡点破烂卖钱。” 多部门至今给不出一致说法 “7年来,曾多次到有关部门询问,总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。”熊同国告诉记者,7年来,村民都没有得到实质性答复。 据了解,根据《土地管理法》第37条规定,“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、荒芜耕地。已经办理审批手续的非农业建设占用耕地,一年内不用而又可以耕种并收获的,应当由原耕种该幅耕地的集体或者个人恢复耕种,也可以由用地单位组织耕种;一年以上未动工建设的,应当按照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的规定缴纳闲置费;连续两年未使用的,经原批准机关批准,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无偿收回用地单位的土地使用权;该幅土地原为农民集体所有的,应当交由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恢复耕种”。 究竟什么原因导致被征的土地闲置了多年,而国土部门为什么不收回重新交给村民呢? 对此,12月10日,进贤县国土资源局规划科科长甘后荣表示,这些村民之所以迟迟未拿到安置和发展用地,是因为原打算划分给他们的土地也在被征的土地范围内。现在,这块土地性质由工业用地变更为了城市发展用地,国土部门要拿到规划部门新的规划材料后,才能审批相关手续。“我们也不知道规划在哪里,这么多年来,安置用地规划都由住建部门确立位置,我们再根据政府的会议纪要办理相关手续,但我们尚未收到这些材料。”甘后荣坦言,以前的思路没有远见,“当时规划为工业用地,现在看来,那个地方确实不适合搞工业。”而至于土地闲置7年为何未被收回,甘后荣则称,“有很多方面的原因”。 针对国土局的说法,进贤县城乡规划局总规划师邹中华称,涂家村失地农民的安置和发展用地并不受规划变更的影响,以政府抄告单上的地址为准。“就是按照抄告单上确定,抄告单上的这块地还在那里,又没启动建设。” 谈及为什么迟迟没落实涂家村村民安置地的问题,进贤县民和镇政府副镇长张万平则又这样告诉记者,2012年以前,由于计划安置的地块基础设施不够完善,不具备建设的基本条件,因此村民没有建设安置房。2012年后,南昌市又出台规定,要求在城市规划范围内,农民不能单家独院建安置房,这直接导致涂家村的安置房迟迟建不起来。 在江西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社会学系主任蔡前看来,涂家村约170户村民等了这么多年都拿不到补偿,跟政府随意更改规划有直接关系,政府制定政策要有前瞻性,“朝令夕改”最终损害的是政府的公信力。 本报记者 许 卓文/图

本文由农业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江西千亩土地被征7年仍是空地